主页 > 书画收藏 > 市级“非遗”北京鬃人技艺世代传收藏上千件工

市级“非遗”北京鬃人技艺世代传收藏上千件工

admin   2019-02-11 17:05   来源:未知 关闭窗口

  这个春节,白大成和儿子白霖都格外忙碌。作为市级“非遗”北京鬃人的传承人,父子俩不光要把这项独门技艺发扬光大,还以不同方式参与着西城区城楼灯光秀、公园灯会和中国园林博物馆春节活动的筹备,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弘扬。

  除夕夜,白大成特意在同和居订了年夜饭,家里老老少少12口人欢聚一堂。今年对白大成来说有着特殊意义,自己将迎来八十大寿,孙子白岳鹏也将度过第一个本命年。“要了八个凉菜,十四个热菜,这在我小时候连想都不敢想,那会儿过年能有饺子就不错了。”

  新中国成立那年,白大成刚好十岁,住在前门附近的胡同里。“我们家没有祖产,只能在大杂院租房,按老北京说法叫‘串房檐儿’。”前些天,白大成带着孙子故地重游,两个人还一起在都一处吃了顿烧麦。“我就跟孙子念叨,过去别看我就住这旁边,也没舍得去吃过,那时候温饱都成问题,我跟我爷爷顶多吃贴饼子,要是能吃碗炸酱面,就觉得特奢侈。”

  新中国成立初期,白大成的父亲没有固定工作,只能自己想办法做点小买卖。“在前门边儿上卖过炸丸子,也卖过果子干儿,靠这些养活一大家子。”

  尽管日子过得艰苦,但白大成没少接触老北京玩意儿。“前门、天桥附近有很多手艺人,我捎带着对宣南文化也有所了解,再加上父亲攒洋画,经常跟我讲上面的戏出儿和历史故事,无形中也有影响。”

  1959年,白大成经介绍认识了鬃人爱好者李老先生。从小喜欢京剧和绘画的他,很快掌握了鬃人制作的要领。经过当时在中国美术馆负责整理民间工艺的李寸松的引荐,白大成又找到了“鬃人王”的传人王汉卿。“当时,老先生已经改行做了无线电修理,手艺濒临失传。听说我想学,老先生很高兴,把鬃人工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我。”后来,经过多方努力,他申请到了营业执照,在王府井的工美大楼开设了柜台,专门销售鬃人。

  不过,白大成刚刚起步的事业,在“”时期又遇波折,直到改革开放才再次迎来生机。“那时候陆续有外国人来旅游,我就带着一批之前做的鬃人到十三陵试着卖,没想到刚摆出来就被抢空了,一天卖了几十块钱,比一个月工资还多。”

  1980年,白大成偶然从《北京晚报》上得知东城区成立了燕京书画社,顿时欣喜异常。“这是北京第一家为解决待业青年而成立的开展旅游活动的团体。我赶忙过去问,对方听说我会做鬃人,就让我做一些拿过去,很快就卖完了。”

  没了后顾之忧,白大成总算可以潜心钻研技艺,不断对鬃人制作流程加以改良。“鬃人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能动,关键就在于底下的鬃毛。鬃毛的排列很有讲究,角度大了小了都不行。转起来要想不倒,还要掌握好平衡。”白大成介绍,鬃人看似个头不大,但其实相当复杂,做下来需要四十多道工序。在传统鬃人的基础上,白大成又用棉絮填充,让人物更加饱满,并用鲜亮的丝绸替代以往的彩纸,还在绸布后面裱上宣纸,给每个人物画上独有的表情和脸谱,就连身后的靠旗和头上的翎子,都严格遵循京剧行头的样式。

  白大成始终坚信,鬃人制作绝不仅仅靠手上功夫,还离不开对戏曲知识和古典文学的了解。“这些都是素材和灵感的来源,做之前必须对有关情节烂熟于心,知道人物扮相如何。”在白大成的家里,收藏着上千件戏曲专题的,从瓷器到年画,足足十余个门类。

  制作鬃人之余,白大成也一直热衷于帮助身边更多的手艺人。1985年,他参与筹备了第一届地坛庙会,组织举办展。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又为王府井“老北京一条街”的建设出谋划策,邀请老艺人们现场展示技艺。

  考虑到自己年事渐高,白大成近年来退居幕后,儿子白霖则走上前台。“恰好政府对非遗越来越重视,开展‘非遗进校园’‘非遗进社区’等活动,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到传统文化。”

  今年春节,白霖像往年一样,早早来到中国园林博物馆筹备非遗展示互动活动。“孙子个儿也不矮了,能帮着搭把手。”在白大成的带动下,白岳鹏从小就对传统文化耳熟能详。“我经常带着他听戏,还有一些美术展、文物展,也都带他看,让他尽量有全方位的了解。”

  这么多年来,白大成辗转多处,却从未离开过胡同。2002年,白大成在新街口的小院儿赶上拆迁,拿到赔偿款后,他很快又在东官房胡同买下小院儿。“我对胡同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民间手工艺一旦脱离了周围的环境,就少了点生命力。”

  回想起与鬃人结缘的六十年,白大成感慨良多。“这些年不仅见证了传统手工艺的兴衰起伏,经历了生活水平的逐步改善,也见证了整个国家的发展变化。”上个月的北京上,白霖将鬃人带到了代表委员身边,也亲历了《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的出台。对于未来,父子俩满怀期待:“相信传统文化可以受到更多人的喜欢,人们的生活品质也能不断提升。”

  2008年6月7日 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计510项)和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共计147项)。

  2011年5月23日 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计191项)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扩展项目名录(共计164项)。

  2011年2月25日 通过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自2011年6月1日起施行。

  2014年11月11日 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共计153项)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扩展项目名录(共计153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表述,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名称调整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2017年1月25日 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第一次以形式专题阐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作。

  2019年1月20日 北京市十五届二次会议闭幕,会上表决通过了《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首次规定了团体也能作为传承人。

  今天是正月初六,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18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2019中华世纪坛传统文化季非遗雅集”今天即将落幕。据介绍,从1月5日到2月10日的“非遗雅集”为京城市民以及游客进行了“非遗服饰展”“非遗戏曲展演”“非遗电影赏析会”以及“

  作为“非遗”之一的剪纸,不仅是众所周知的一项民俗艺术,同时北京过年的“八大红”也离不开它的身影。今年是己亥猪年,京派剪纸艺术家、海淀区非遗传承人张晓林特意为新年创作了一幅新的剪纸作品——“肥猪拱门”。 作必有意,为猪正名 “有图必有意,有意

  稻香湖畔的海淀区非遗展示中心北馆内,第二届京西文化游园会正在热闹举行。风筝、面塑、鬃人、木版年画等30个项目的非遗传承人各展其能,游客可以零距离体验,感受非遗技艺的魅力。 今年44岁的赵艳强是河北省省级非遗项目“第什里风筝制作技艺”的代表性

  一大早,年近70岁的海淀区内画鼻烟壶非遗项目代表性传人顾群、张玉华老两口就带上自己的作品,开车30多公里来到海淀稻香湖酒店非遗科学城,和众多的非遗传承人一起,向市民们现场展示非遗技艺,手把手免费教市民学习非遗作品的制作,送上猪年最美好的一份

  寒风里,76岁的闫兆栋先生和老伴站在大观园红楼庙会的柜台里。老闫裹得严严实实,向过往的游客们介绍着自己的面塑作品。比起其他的工艺美术品摊位,他的柜台上不仅有作品,还有一张“高级工艺美术师”的资质证。 今年的红楼庙会西门内,设置了一排非遗手工

  今天上午9点,随着初升的朝阳,北京民俗博物馆的非遗文化活动热闹开幕,灯笼、风筝、糖人、糖画……非遗传人们各显其能,将大年初一的节日气氛推向。 76岁的海淀区非遗“小灯张”第二代传人张双志,8点半之前就赶到了位于东岳庙内的北京民俗博物馆。

  “嘿 我小时候就玩这种灯笼!”今天上午9点,随着初升的朝阳,北京民俗博物馆的非遗文化活动热闹开幕,灯笼、风筝、糖人、糖画……非遗传人们各显其能,将大年初一的节日气氛推向。 76岁的海淀区非遗“小灯张”第二代传人张双志,8点半之前就赶到了

  天津宝坻京东大鼓、河北昌黎秧歌、平谷秧歌花会……从今天到2月9日,平谷区滨河森林公园内,平谷京东文化庙会热闹开场,每天早上9时至下午5时,京津冀三地文化展演、非遗展示、秧歌花会、娱乐游艺等五大类33项庙会活动陪市民过大年。这也是北京地区首次

  昨天下午两点,角楼图书馆举办了年前最后一场 “非遗52日”活动。东城区非遗风车制作技艺传承人王国华一边讲民俗,一边带着大家做风车,即将过年的喜悦洋溢在每一名参与者的脸上。 东城区非遗风车制作技艺传承人王国华一边讲民俗,一边带着大家做风车,即